Chiar

脑洞手一枚,不知道要不要在开放的主页里发图。杂食,可爱且英气的男性一般都能吃。

有些东西时间久了也就戒了

六年级到初二的这段时间,我特别喜欢看虐文,连身带心一起虐的那种。著名的雪落山峰在后花园连载虐文的时候,我每天都拿着压感屏的手机催更抢沙发。那时候特别享受心抽抽的感觉,跟上瘾了一样。
到高中了,就看不了虐文了。看了一篇弓枪文,库丘林面对叛变的红A,摇头,说:“为什么我总要杀害我爱的人。”我哭红了眼眶。心疼,窒息一样的疼。好像那些文字在哭着撕裂你手上的倒刺,你没有办法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指被撕得血肉模糊,哭得比它们还凄惨。
讽刺的是,几年前我还撕得特别开心,跟上瘾了一样。

【银胜】【只是一个脑洞】

如果Victory一万年没说话,那么他应该丧失说话的能力了吧,Ginga你要教他除了大家的名字以外的词还有句子啊!
【于是第一个学会的词是ULTLIVE】

【坪城杂事记-艾克斯】求v的解集(一发完)

这里是萝卜。坪城是我自己原创的、所有特摄中的物种都以自己本身的姿态生活着的现代AU世界观中的一个主要城市。这篇文写的就是艾克斯在这个奇妙的城市中遇到的一件小事。

虽然涉及剧透但希望读者大爷们最后不会感到吃屎所以写上的提醒→】CP向是银胜为前提的胜利&艾克斯

其中的私设:大空大地是艾克斯的表弟,艾克斯为了读大学来到了坪城,假期就住在大空大地家。这个世界的大地和艾克斯的关系是真切且深沉的兄弟情,不像高桥和艾克斯那样昵昵哝哝。胜和维克特利都是外地来的,像是“乡下大户家的小少爷”这样的设定。其他的隐藏设定可以在文中或可能没有的其他新文中出现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求v的解集


艾克斯在偌大的游戏厅里,看着身旁气势汹汹的大爷,和不远处一脸嘲笑的大姐,内心迷失了方向。

 

今天早上他敲开自己表弟大空大地的房门,带着自己觉得带有一万分诚恳、两万分热情的微笑邀请他一起来这家新开的游戏厅。因为大地打游戏很烂很烂,所以他拒绝了艾克斯:“我才不玩那种羞耻PLAY呢!今天我要和社团的前辈一起去外面吃披萨。”

艾克斯扒着门框,说:“你舍得我吗?”

大地直视他的眼睛,诚恳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艾克斯放开门框,扭过脸去,语调低沉:“那我要一份薄饼多肉。”

大地没反应,眼睛里写着:还有什么吗。

艾克斯摇摇头:“那前辈是你给我看了照片的那个吗?虽然长得可以但是现在就一起出去吃饭是不是进展有点快?大地啊,我听说城里的男人都喜欢始乱终弃的……”

大地无奈:“前辈是个好人他外地来的……”

“可是外地来的男人也有可能啊,你看我在初中的时候遇到的那些外地男生……”

“你出去!”

艾克斯低头退下了。

 

在地铁上找着了座位,艾克斯看着摇晃的拉手,开始不可控制地想,他从可以摸到拉手的时候就喜欢拉着那玩意儿,手臂使力,双脚腾空,一种别样的快感。但是大地看到他这样的时候表情无奈地说了一句:“你的密度太大了。”他就突然意识到,拉手已经不能再承受他了。看看那拉手,想象着把自己挂在拉手上的画面,他觉得再尝试一次应该也行。

车厢里还是有人的,这富有童真的念头只能打消了。不过艾克斯突然注意到坐他斜对面的一个男人,随意却很有气质的坐姿,头上少见的金色水晶发出柔和的光,以艾克斯视角看到的是精致的四分之一侧脸。他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,发给了他的基友并配字一句:“地铁上看到的。”他想了想再加了一句:“有点帅。”

 

但是,偶遇帅哥这样的好事并不能消掉大地的白眼带来的厄运。现在,快要累瘫的他在心里想,应该让大地多带一些披萨的,什么鲜虾啊芝士啊一样来一份,他吃得完的,男子汉嘛。可是男子汉哪有这样的待遇啊!

 

当他到达游戏厅,随便站在一处低头读宣传单的时候,一个COSPLAY的大爷突然拍上他的肩膀,语气催债一样地问:“小帅锅,你要耍这个双人舞蹈机嗦?”

艾克斯一看,他正好站在一台双人舞蹈机的前面,这大爷还带着个COSPLAY的大姐。他还没来得及接话,大爷又开口了:“我看你还没得耍朋友喃?要啷个玩哦?”大爷一把摁住了艾克斯要扬起的手臂,“你看我,身材高大气势磅礴,你再看我家妹儿,貌美如花沉鱼落雁,我们两个耍舞蹈机,楞个合适嘞。”大爷另一手揽过一个大姐,“小帅锅你到那边玩哈,这个舞蹈机我跟妹儿要喽。”

猝不及防的狗粮和巨量的信息对艾克斯造成了伤害,效果拔群。

大姐轻轻推了大爷一把,说:“今天我没得手感,还是你个人玩好点。”

艾克斯开始回血并在心里偷笑。

大爷善解人意地让大姐休息去了,转身冲着艾克斯勾勾手指。他带着头盔,看不见表情,但他的气势仍旧让艾克斯感到危险。

“小帅锅,来对战。”大爷又指了舞蹈机。

艾克斯有点犹豫,大姐不要大爷了于是大爷就捡了他吗。

“不来吗?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弱鸡。”大爷用了标准的普通话,一字一句都扎在艾克斯的心头。

“那就来啊。”

 

几轮对战过后,艾克斯撑着扶手,他要累瘫了,看着身旁气势汹汹的大爷,和不远处开心笑着的大姐,内心迷失了方向。

这大爷平常吃什么的,怎么这么猛?

一旁观战的大姐拍着手站起来,表示她的手感回来了。大爷摆摆手,让战败者下台。虽然很不情愿,但艾克斯只能灰溜溜地下去。

看着舞蹈机上只有残影的四根腿,艾克斯想把他的脸从手心埋到手背去。这都叫什么事啊,只不过是两个月没上跳舞机而已,居然被大姐大爷给碾压了。他掏出手机想给大地发信息,让大地给他带超豪华套装,然后转脸就看到地铁上的那个男人站在他身边,距离很近很近。

 

他的心脏一瞬间停了。

 

男人开口了:“那个大爷很强啊。”

艾克斯咽了口口水,回过神来:“是啊,但是我一定会打回去的。——用舞蹈机。——上的舞蹈游戏。”

男人哈哈地笑了,递给艾克斯几块威化饼和一瓶水。艾克斯表示感谢,心很大地开包就吃。他是真饿了。

“小兄弟,来对战吧。”男人向艾克斯发出邀请,“不过,得离他们远一点。”

艾克斯疑惑了:“他们?”看向依旧在舞动的四根腿,他明白了。

“你们站到!!!”大爷的声音突然从插进来。艾克斯惊讶地看着大爷不顾游戏中的miss直直地朝他们冲过来,他下意识地躲开,大爷却看不到他似的捉住了他身旁的男人。

“维克特利,你个砍脑壳地,上次你搞我家幺弟搞了就跑,现在你闯到我也跑,到底有没有胆跟老子斗两盘!”大爷怒气冲冲,直接把维克特利拽向舞蹈机。

艾克斯刚想出声,维克特利就用眼神制止了他。他甩开了大爷的手:“莫尔德,是亚布尔挑拨你弟宙达来挑战我的,谁知道宙达的那台机子踏板坏了他就摔成那样了?”

“老子不管,现在我幺弟还躺在医院,看老子不折磨你!上你机子莫要废话!”莫尔德大爷已经选好了音乐。

维克特利不说话,沉默地就位。

艾克斯看着维克特利和莫尔德大爷开始了他们之间的战斗,他这下才看清楚莫尔德的招数,套着复杂C服的高大身体舞动起来毫不含糊,他身上的装备居然还自带好多红色LED小灯,随着曲子进入高潮,小灯完全变成了黑暗中的一道道光线。再看维克特利那块,已经完全被金光包围了啊!艾克斯突然意识到,这人不仅头上有会发光的水晶,手臂上小腿上也有,闪起来简直让人不要眼睛。舞蹈机面前的两人就像两部夜景的立交桥延时摄影,眼花缭乱也令人赏心悦目。艾克斯想,他也应该加入。

 

目前两人各胜两局,艾克斯捏了把汗,正在进行的这一轮显然陷入了焦灼,两个人都使尽全力,分数居然从开始就一直是一样的——全Perfect!他觉得这已经不单是两座立交桥的延时摄影了,加上屏幕上的键海,这是一整个东京巨蛋里的人在打CALL而且还是高倍速的。

最后一个Perfect消失在屏幕上,艾克斯紧张地盯着结算数字的跳动——居然两人都是三个S,分数都一样!他不禁思考起了他今天是怎样活下来的。

莫尔德大爷嚷嚷开了:“这首歌选简单了,换一首重来!”话音刚落,莫尔德大爷突然停顿了,他摸摸衣袋子,掏出手机,大声接电话:“幺弟啊,我在游戏厅呢。啥子?大黄打落了?”他挂了电话,拉过基纳悄悄地讲些什么。讲完后,莫尔德大爷指着维克特利,说下回再战,维克特利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 

目送兄妹俩离去,艾克斯刚想说点什么,维克特利也在接电话了。接完电话,他冲艾克斯说:“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艾克斯一时间说话没过脑子:“你是城里的人吗?”

维克特利愣了:“我外地来的。”

艾克斯陷入了思考。

维克特利双手抱胸:“我请你。”

艾克斯说:“好!”

 

吃完饭,回到家,躺在床上,手里拿着一片披萨,艾克斯觉得全身上下都莫名的兴奋。为了寻找答案,他给他基友发了信息。

The Union:我和今天那地铁上的男的去吃饭了~

[备注]两万年=十分钟:……

[备注]两万年=十分钟:这样的进展,你开心就好

The Union:突然得意.jpg

 

艾克斯点开了基友刚更新的说说。

[备注]两万年=十分钟:今天晚上单位里给新人开了迎新会,新人也不把他家那位带来,稍微有点扫兴,不过还是玩得很开心嘛!【配图:单位同事聚餐图,赛罗只有Finish手势出境,画面中心被簇拥着的应该是新人,新人头上一块闪亮的蓝色水晶。】

 

艾克斯心中回想着维克特利与他的约定——过几天一起应战莫尔德大爷。

他还没有意识到,他踏入了多么混乱的一个关系圈。

 

【完】

===============

谁知道艾克斯的基友是谁、萝卜还会不会写其他人的故事呢?反正我都有设定好的哟~【假装这里有一个很可爱的颜文字】



这里萝卜,请大家多多关照啦!一只兔子参上!